大发时时彩注册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

大发时时彩官网 > 武道神帝 > 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那必须的啊!

大发时时彩计划: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那必须的啊!

        轰!砰!轰!

        大楚的夜,破不宁静,大战的轰隆声,响彻四海八荒。

        荒古圣体与不灭仙体的斗战,不仅血腥,且动静还太大,波及面极为广泛,从东方苍穹,斗到了西方虚无,从西方虚无,打到了南方天宵,又从南方天宵,战到了北方缥缈,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帝级的征伐,所到之处,尽成混乱,一片片大好山河,于寂灭中崩碎,搅乱了乾坤,也逆乱了法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两人已斗到南堰大泽,皆已召回了神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头悬混沌鼎,手提凌霄铁棍,戮天一手一剑,皆不灭仙剑,一次次碰撞,一次次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大楚人聚来,更多的闭关的人被惊醒,望见那副画面,皆心惊肉跳,大圣级的对战,愣是打出了准帝级的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年帝级的对战,果是霸道无匹。”魔王夔禹疆咧嘴道,同是大圣级别,他与叶辰和戮天,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,其他诸王也一样,颇是尴尬,大圣境也是分强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测,那货能一巴掌给我打哭了。”吴三炮干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蹦乱跳的不灭仙体,这若剁吧剁吧一锅炖了,能吃好多年。”太乙真人捋着胡须,一脸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都是文明人,莫整这般血腥。”牛十三一语意味深长,“要我说,烤了味道更佳,多放孜然和辣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回见活的不灭仙体,着实养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备好大楚特产,不吃饱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楚的人才们,或是三人一队,或是五人一群,站满了四方苍天,立满了八方大地,一眼望去,乌泱泱的黑压一片,就如一层黑幕,遮了世间光明,你一言我一语,尽显彪悍民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得见,每一人的手中,都拎着家伙,无论是菜刀还是棒槌,都泛着光亮,把戮天的后路,堵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架势,是不准备放戮天走了,也不可能放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来大楚闲逛的人,无论老辈小辈,还时不时被敲闷棍呢?更遑论是洪荒的帝子,若放他走,哪对得起彪悍的民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    万众瞩目下,斗战两人皆喋血,叶辰圣躯被一剑出了一个血窟窿,而戮天的头颅,却险些被叶辰砸爆。

        战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火气似不小,一个如打了鸡血,一个如吃了枪药,都没中场休息的,斗上了缥缈,极尽攻伐,血与骨崩满苍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脸色略显狰狞,眸中也难掩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之强,远超他预料,磅礴的气血,霸道的攻伐,连他都难招架了,对道的领悟,更是让他骇然,无上的斗战心境,甚至还凌驾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圣体同阶无敌的神话,的确非虚妄,他真正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叶辰战意滔天,璨璨的金眸,绽放着耀眼的仙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心惊,他又何尝不是,无上的不灭仙体,金刚不坏,万法不侵,简直霸绝古今,斗了几百回合,他都未对戮天造成根本性伤害,这等血脉太可怕,霸道的恢复力,堪称逆天级,连他这尊荒古圣体,都撑不住消耗了,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如今的戮天,就形似血继限界状态,不死不灭,以他如今的战力,欲杀灭这尊不灭仙体,无比的极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他这一路修道,也触了太多禁忌,不知多少次的涅,对道的参悟,已深入骨髓,与至尊斗战的心境,非戮天可比,戮天有戮天的优势,而他,自也有圣体的强大依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辰天下无敌手,打的戮天变成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楚的人才们,集体开骂了,应时应景,骂声撼天动地,甚至压过了轰隆声,战力虽不行,可这嗓门儿,却是个顶个的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的脸色,冰冷了一分,抽空,还扫了一眼四方,人言大楚的人,全特么神经病,今日得见,果是不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不看还好,就瞅了这么一眼,大楚的人才们更来精神,骂声更响亮,听的他耳朵嗡嗡的,还特么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敢开小差。”叶辰杀至,一棍凌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一声冷哼,一剑挡了凌霄铁棍,翻手一剑,斩退了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二人已斗五百回合,未见胜负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如叶辰,也身染鲜血,多处血骨曝露,每一道伤口,都染着不灭仙光,化解着他的精气,使得伤口难愈合,特别是脊骨,都被斩断了,看之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的形态,也有够狼狈,通体的伤痕,每一道血壑,都残存叶辰的杀机,拖慢了伤口愈合的速度,胸前的那道血窟窿,最是刺目,不灭仙体恢复力霸道,也难挡这等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嗡!嗡!

        斗战时,突闻天地嗡隆,一尊尊极道帝器升天,如一轮轮璀璨的太阳,光辉普照人间,足十几尊帝器,齐齐绽放了极道帝威,聚出了帝道级结界,将那片战场,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出手者,自是天玄门的准帝,堵在四方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,戮天停了手,不再攻伐,伫立在虚天,瞥着一尊尊帝器,这是帝道围杀啊!针对他的帝道围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了,叶辰自也停了,煞气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戮天帝子难得来大楚,多住几日可好。”东凰太心笑道,于虚空翩然而立,一语清灵缥缈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不由冷笑,“见这阵仗,汝诸天门,是要以多欺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,自你口中吐露,不觉可笑?”天老捋了捋胡须,“洪荒与诸天恩怨,哪次不是以多欺少,天魔入侵龟缩不出,天魔荡灭后便出世作乱,与尔等洪荒族,又何须讲道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与圣体公平对战,尔等,莫插手。”戮天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本。”地老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嘴角微翘,无视漫天准帝,只看叶辰,“这,也是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体一脉,从不惧战。”叶辰一笑,“但,并非今日,你若要打,他年,自与你公平一战,如今嘛!还得请帝子,在大楚住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要拿本王要挟洪荒?”戮天笑的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必须的啊!”叶辰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听的戮天都不免想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直接明了,你特么够实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特么就这么实在,叶辰的眼神儿,很好的诠释了这么一句话,跑哪不行,非跑我们大楚,如此正规的千里送人头,若不收,真对不起老天爷,把你拿了,还能狠狠敲诈洪荒一笔,都准备踏平俺们诸天了,说再多有吊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说无益。”圣尊一声冷叱,当即出手,一掌遮天盖地,抓向戮天,一个小大圣,蹦了啥劲嘛!

        戮天直接无视,甚至看都未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圣尊一掌即将临身时,才见他眉心,豁然开了第三眸,猩红欲滴血,仔细凝看其瞳孔,还刻有一道诡异血轮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道血轮眼。”叶辰顿然色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年,必斩你。”戮天嘴角微翘,施了血轮天道,遁入了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。”叶辰一声冷哼,顿施大轮回天道,追入了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,都在电光火石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尊的一掌,并未因戮天和叶辰消失而停下,如时落下,给大地,打出了一道万丈大的五指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。”众准帝的脸色,瞬时难看,千算万算,未算出戮天身负六道血轮眼,而且,还开了天道,着实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那只六道血轮眼,与旱疆当日的那一只,应该是一对。”月皇沉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哪个倒霉孩子,好好的一双血轮眼,被两个洪荒帝子瓜分了。”地老眉头凝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尴尬,真特么尴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万般筹谋,百密一疏。”东凰太心玉手紧攥,泛白浸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层阴霾笼暮了天地,无论众准帝,还是大楚人才们,脸色皆难看的厉害,让洪荒排名第一次的帝子给溜了,后患无穷啊!若戮天真正进阶准帝,真正到了准帝巅峰,于诸天而言,会是天大的厄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忒丢人了。”太多人都在揉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丢人,能不丢人吗?在大楚的地盘,众准帝都在、还有十几尊极道帝器,无论战力、阵容,都绝对压制,愣是让人给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若传出去,大楚哪还有脸,嗯...本来就没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砰!轰!

        虚无缥缈,有轰隆声响起,寻不到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所有人都知道轰隆出自何处,必是空间黑洞,戮天能施天道,叶辰也能施天道,仅他二人能进去,必是在黑洞开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,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寂的黑洞,无丝毫光明,本该平静,却因叶辰与戮天斗战,轰轰隆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,叶辰如发了狂一般,只攻不守,不要命的攻伐,不要命的放大招,通体所有毛孔,都吞吐着圣体本源,他已非一个人,而是一团烈烈燃烧的火焰,开了大轮回天葬,又加持了诸多禁法,无封顶的加持战力,提升到了巅峰最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此急迫,目的明显,只想在最短的瞬间内,诛杀戮天,可不能让他回去,不然,必是天大的祸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杀不了本王。”戮天幽幽一笑,叶辰能开大轮回天葬,加持十倍战力,他一样可以,叶辰身负诸多加战力的禁术,他同样有,而且,比叶辰的还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延续外界的斗战,都空间黑洞开启,比先前更惨烈,崩飞的璨璨筋骨和鲜血,于黑洞中,格外刺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难看出,叶辰欲速斩速决的打算,仅是一个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很强,可不灭仙体,也不是盖的,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诛灭戮天,不是他不够强,是因不灭仙体太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戮天这等人,需战力压制,才能真正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场大战注定无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至第一百回合时,戮天遁走了,并非不敌,而是再打下去,也无意义,他杀不死叶辰,叶辰同样杀不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遁走,叶辰着实拦不住,洪荒排名第一,不止战力霸绝,遁法也冠绝古今,戮天若想逃,同级别无人拦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叶辰足追了八百多万里,愣是没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年,必斩你。”黑洞的深处,不见了戮天身影,却有一道枯寂而冰冷的话语传回,载着寂灭杀机,融有无上魔力,饶是叶辰,都有一瞬的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辰不语,拳头攥的咔吧直想,许是太用力,指甲都刺入了手心,金色的圣血,顺着掌指淌流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戮天有血轮眼,还开了天道,让他始料未及,本是一场完美的捉拿,却因一个血轮天道,成了一个可笑的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大楚时,他是万众瞩目的,通体鲜血淌流,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,黑如焦炭,璨璨的金眸,绽放着火花,就盯着东凰太心他们,那些个准帝,被他挨着个的看了一遍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准帝干咳,一个个的颇不着调,瞅瞅这看看那,就不敢与叶辰直视,连平日里不干正常事的邪魔,也在仰看不着边际的虚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否认,此番着实大意了。”地老尴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意你妹。”叶辰终是爆发了,一嗓子骂的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日,隔绝我的天道时,个顶个的牛逼哄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怎的让人给跑了,你们的秘法呢?封禁之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准帝,这么多帝器,竟让人给溜了,一把好牌,打的稀巴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自家人整的一套一套的,关键时刻掉链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老子说你们,一个个的老不正经,都特么不要脸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楚的第十皇者,火气不是一般的大,如盖世战神附体,还是打了鸡血、吃了枪药的盖世战神,指着众准帝的鼻子,骂的唾沫星子满天飞,一言一语,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吹,这厮自开骂,半个时辰都没带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个嘴啊!依旧比加特林还好使,绝无卡壳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楚的小伙伴们,一个个都惊了,半张着口,俩眼发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咋说叶辰尿性了,敢这般骂众准帝,着实无法无天了,这若换做其他人,早已在喝孟婆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想想也是,这么多准帝和帝器,让一个大圣溜了,搁谁谁不火大,只不过,叶大少把这火气,发泄出来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众准帝,那叫一个尴尬,被叶辰骂的抬不起头,总有那么些个不安分的,想插那么一句,却愣是被叶辰骂了回来。

  http://2kizi.com/reader/60287/2781314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2kizi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