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时时彩注册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

潇潇书院 > 大唐技师 > 第715章 交易市场

大发时时彩网址:第715章 交易市场

        李牧无奈摊手,道:“陛下,您怎么总想着打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奇怪地反问:“四夷不平,何以平天下?他们挑衅朕,朕若不打,他们能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不服气道:“怎么服?靠嘴讲道理他们就怕了?李牧,你也上过战场,岂不知道,战场厮杀是没道理可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知道。”李牧不疾不徐,道:“陛下,臣并非不支持陛下打仗,只是觉得,如果事情没有到非得打仗的那一步,陛下不应该把打仗作为解决问题的第一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听得蒙了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有一个问题,想要请教陛下。”李牧看着李世民,认真问道:“陛下觉得,大唐的疆域,足够大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世民没有轻易回答,又问道:“什么意思,你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觉得已经足够大了,并且臣十分不建议,陛下继续开疆拓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的脸色沉了下来,道:“李牧,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话?建功立业,开疆拓土,古之帝王,哪一个不是这样做的?为何朕不能这样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实在是因为,大唐的疆域,已经足够大了。”李牧正色道:“陛下如今应该把精力放在民生上面,等搞好了民生,再开疆拓土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的一点浅见啊,陛下作为皇帝,凭什么稳坐龙椅?难道是凭借武力么?自古以来的明君,没有一个炫耀武力的,谈论的最多的,乃是德行二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普通人的德行,孝信二者能有其一便足可称道。为臣者的德行,在这个基础上,加上忠君爱国也算可以了。那么为君者的德行呢?又宽泛了不少,但最基本的只有一点,《史记·郦生陆贾列传》中有一言可表之,王者以民人为天,而民人以食为天。臣的理解是,君主想做天子,至少要给百姓一口粮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拿这吐蕃为例。”李牧拿起桌案上的笔,沾了墨汁,在纸上勾勒出了吐蕃与大唐的交界,对李世民道:“陛下请看,这吐蕃地处高原,气候干冷,常年有雪,道路不便。咱们大唐人刚到那儿的时候,通常都会产生一些不良反应,例如呕吐,眩晕,呼吸不畅,甚至瘴气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里的物产也少,种不了五谷,只能种植青稞,产量少,还不好吃。这样的一个地方,大唐打它干什么呢?把它并入版图?难道,要拿大唐的五谷去养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是用做生意的思维来算计这件事儿的。”李牧循循善诱,道:“咱们打仗,可是要花钱的。比方说臣打高昌的时候,为何最后决定要打?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臣计算过,灭掉高昌,卷了他们的国库,陛下这次出兵的钱粮不但能顶上,还有的赚。而多余的钱,可填补他用,这便是一场划算的仗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恍然,道:“所以你杀光了鞠氏族人,便是想赖掉这笔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喽!”李牧一副你现在才明白的表情,道:“若鞠氏族人继续管理高昌,这笔钱大唐怎么拿?无论是大义还是私情,陛下都得给人家还回去不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点头,确实如李牧所说,若鞠氏继续治理高昌,这钱是拿不了的。堂堂天朝上国,抢小国的国库,这像话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跟吐蕃打,则完全与这个情况相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牧认真道:“代价太大了,打输了,不必说,自然是赔的,打赢了,咱们能得到什么?一样是什么都得不到,所以,打赢了,打输了,都是赔钱,这样的买卖,还做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斟酌许久,拧眉道:“李牧,朕承认,你说得有理,但你也要知道,有些事情,不能以赚赔论。必须做的事情,赔也得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说得好啊!”李牧摊手道:“前朝炀帝在打高句丽的时候,也如是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瞪眼睛:“你敢把朕比隋炀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陛下要做隋炀帝,臣只是比了一下而已。”李牧正色道:“陛下,您翻一翻史书,天生暴虐的君王有几人呢?便说这炀帝,他年轻的时候,不也是一代明君之相么?只因他后来,只顾着建立自己的丰功伟业,妄想着把天下的事儿,一下子都做了,这才导致的民不聊生,百姓吃不饱饭了,必然就会造反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是这样想,事情分先后。如今的大唐,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,陛下应当做的,就是让百姓休养生息。这就如盖房子一样,只有把地基打好了,房子才能盖成了。等到陛下手里有了本钱,赔本的买卖,做一两回也无妨。但是现在,陛下手里连本钱都没,就去做赔本的买卖,难道说您想把这买卖挑了,不干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想不到反驳的话,急道:“你说的对,朕认同。可是这事儿也不是朕能定的,是朕不想打,就能不打的?前些日子你也看到了,吐蕃陈兵边境,意欲何为,天下皆知。朕不做好准备,难道便等着他们长驱直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自然也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不行!说的都是废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觉得,可以想点别的办法。”李牧附耳在李世民耳畔,嘀咕了几句,李世民看着李牧,道:“这能行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不试试怎么知道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现在不在长安,这——”李世民犹犹豫豫,试探着说道:“要不朕寻个由头,把你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李牧赶忙打断,道:“臣觉得洛阳挺好的,很有挑战。长安这个伤心地啊,臣是待不下去了。在洛阳没人管着,臣才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只需要配合一点儿,这些事情,臣一力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”李世民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李牧啊,朕对不住你啊。你容朕点时间,朕恢复你的爵位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君无戏言啊陛下,刚褫夺了几天就恢复,天下人如何看待陛下?”李牧笑了笑,道:“陛下,无所谓的,早晚臣还能立功,到时候陛下再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世民也没有坚持,确如李牧所说,君无戏言,太过儿戏了,便没了畏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为了弥补心里的那点儿亏欠吧,李世民让高公公抬他的龙撵,送李牧出宫去。李牧也没客气,坐在李世民的龙撵之上,大摇大摆,招摇过市,这一幕被各方势力尽收眼底,很快各种各样的甚嚣尘上,谣言漫天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圣旨还是到了。李世民斟酌了一宿,还是觉得,有一些事情,还是非得李牧不可,换了旁人就是不行。他心中固然是防备李牧,也固然是觉得要君无戏言,但是事儿还得做,所以他下了一道圣旨,恢复李牧内务府总管大臣的职务,并特许他‘异地督办’。也就是说,李牧在洛阳的时候,长安这边的事儿,他也可以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有点毫无道理了,但出人意料的是,满朝文武,竟然没有一个跳出来弹劾的。就连李牧的对头们,也都是默许的状态。细想一下,便也不觉奇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如今说是牵动着大唐的经济脉搏也不为过,各大门阀世家,谁没跟内务府有生意往来?都指望着这口锅做饭呢,谁能不想内务府好呢?李牧管理内务府的时候,各种新式的办法层出不穷,虽说适应起来有些困难吧,但是只要适应了它的规矩,钱是稳赚的。但自打李牧离开长安城,把内务府交给长孙冲这些人之后,他们就只会萧规曹随,几乎没有一点儿新鲜的变化,很多事情,明摆着不合理,他们也没有敢站出来说,就应该怎样办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内务府办事儿也刻板了起来,效率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务府的效率低了,直接影响的便是各门阀世家的钱口袋。李牧若能够重回内务府,这些事情便可得到解决,他们又怎能不愿意呢?若不是拉不下脸来,他们早都想上奏李世民,把李牧请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牧回到内务府,无论对任何人来说,都可谓是‘众望所归’。但也仅限于此了,他们希望李牧帮他们想挣钱的办法,但又不想李牧手里的权柄过重,李世民的安排,正好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牧没有在意这些,他只是想让自己的行事能够方便一些。圣旨下达的次日,李牧便下令,剥离了内务府中,关于跟突厥贸易的‘指标’,所有突厥的货物交易,都改在了洛阳。并且宣布,成立一个‘洛阳交易市场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商贾的鼻子永远都说最灵的,消息传出之后,便有很多人上门来打听。交易他们明白,市场他们也明白,但是交易市场是做什么的,他们就不明白了。交易,一手交钱,一手易物,合适则买卖,不合适就拉倒,这不是天经地义明摆着的事儿么?难道还有什么说法不成?而且还得跑到洛阳去,这又是为什么呢?折腾这么大一圈儿,难道有什么猫腻儿不成么?

        功夫不负苦心人,在贿赂了一圈儿之后,这些商贾们,终于在凤求凰的一个老妈子口中,打听到了内幕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交易中心,不是长安城的东西两市。交易中心不买卖货物,而是交易‘股份’和‘期货’。这两个概念,对于长安城的商贾们来说,也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股份,也就是股。这个概念,不是李牧的‘发明’,很早之前,长安城的商贾们,便有这样合作的,几个人合伙开一个买卖,按股分钱的事儿,很早就是普遍存在的了。只是这东西如何交易,就没人能够想得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期货,虽然没有听说过,但早前李牧在内务府,为了帮助突厥人而搞的先给钱,后等货的订单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‘期货’二字。其中关于毛皮的订单,已经炒高得超过了原价的三成。也就是说,签下当初那些订单的人,转手把这个订单卖掉,就已经能够获利三成了。如今,李牧又把这件事从内务府剥离,聪明一点儿的,早已联想到这便是期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让这些蠢蠢欲动的人等多久,很快,内务府门前贴出告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盐业,大唐矿业,大唐建业,凤求凰,灞上酒坊,均拟定在洛阳城交易中心上市。所谓上市,便是核定价值,然后分做不同等分的股,任何人只要有钱就可以认购,认购之后还可以转卖,价格可能会水涨船高,也可能会应声而降,就如同是在赌坊掷骰子一样,一夜暴富或者一夜败光,都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险与机遇并存,但是好处就是,以往只有门阀世家拿出几十万贯才能参与的买卖,如今一般的小富人家也能参与了,当然平民还是不行的,即便是最便宜的股,也得十几贯一股,平头百姓哪有这么多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便是期货的交易,这个市场就更加宽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期货首先分为供需双方,没有让这些蠢蠢欲动的人等多久,很快,内务府门前贴出告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盐业,大唐矿业,大唐建业,凤求凰,灞上酒坊,均拟定在洛阳城交易中心上市。所谓上市,便是核定价值,然后分做不同等分的股,任何人只要有钱就可以认购,认购之后还可以转卖,价格可能会水涨船高,也可能会应声而降,就如同是在赌坊掷骰子一样,一夜暴富或者一夜败光,都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险与机遇并存,但是好处就是,以往只有门阀世家拿出几十万贯才能参与的买卖,如今一般的小富人家也能参与了,当然平民还是不行的,即便是最便宜的股,也得十几贯一股,平头百姓哪有这么多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便是期货的交易,这个市场就更加宽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期货首先分为供需双方,另外,便是期货的交易,这个市场就更加宽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期货首先分为供需双方,期货首先分为供需双方,

  http://2kizi.com/reader/40406/2942130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2kizi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