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时时彩注册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

潇潇书院 > 汉天子 >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索要二郡

大发时时彩走势: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索要二郡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搬出王莽,就是在提醒刘秀,王莽乃汉贼,王莽当初所做出的决定,汉室不应该再继续遵循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高无恤讲的并没错,王莽的确是篡位之君,窃汉之贼,他当初颁布的诏书,也理应被汉室作废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王莽死后,高句丽就应该恢复国名,下句丽侯也应该变回高句丽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王莽政权被推翻后,接管全国政权的是刘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玄政权的心思根本没用在正道上,当家做主之后,上到刘玄,下到大臣,一个个都忙着敛财享乐,谁有闲工夫去管什么高句丽的破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之后,赤眉军攻陷长安,取代了刘玄政权,对于高句丽的破事,赤眉军更懒得去管,从上到下,都忙着搜刮百姓,劫掠粮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眉军之后,便是刘秀建立的东汉政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期,洛阳朝廷自顾不暇,内部有叛乱,外部还有大量的军阀割据,西征南征东征都连到一块了,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洛阳朝廷自然没心思去管高句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洛阳朝廷好不容易平定了内部叛乱,又消灭了外部大量的割据势力,政权终于稳固了,高句丽又在幽州连连作乱,上蹿下跳的蹦跶,使得刘秀对高句丽的印象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本来很简单一件事,高句丽早就该恢复国号了,可一直拖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高句丽王的高无恤,不得不亲自来一趟洛阳,面见刘秀,当面请求恢复国号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高无恤说完话,大殿里静得鸦雀无声,刘秀没有说话,在场的大臣们也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高无恤暗暗皱眉,正要再开口说话,高解色朱抢先说道:“陛下,臣等前来,特意为陛下带来了几件礼物,还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秀微微抬了抬手,示意他把礼物呈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走到大殿的门口,向外面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高句丽侍从端着礼盒,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将侍从捧着的礼盒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三个礼盒,里面装得都是人参,每个礼盒里,装着两三株,看人参的个头,基本全是百年以上的老参,参须也保留得十分完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普通的富贵人家来说,这种百年老参算是宝物,但在皇宫里,这根本不够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臣们只扫视了一眼,便没有再多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高解色朱打开第四个礼盒时,现场的大臣们才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第四个礼盒里装着的也是人参,只不过这株人参比百年人参还要大上许多,偌大的礼盒里,也只撞了这么一株人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千年人参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元忍不住惊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年人参就已经不常见了,千年人参更是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理论而言,人参还真活不了一千年,有据可查的,活得最久的人参,在五百年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千年人参,充其量就是两三百年的人参,但这已经极为罕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王元惊呼出千年人参,在场的许多大臣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,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千年人参只存在于传说中,真正见过的人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面带笑意地看向王元,拱手施礼,说道:“这位大人好眼力,这确是一株千年人参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秀居高临下,定睛细看,这株大人参,已经长成了人形,躺在礼盒中,仿佛一个缩小版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罢这株人参,刘秀暗暗点头,高无恤这次前来,倒还真带来了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两颗礼盒里,一个装了两颗夜明珠,一个装了十颗东珠,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秀含笑点了点头,说道:“高侯带来的这份厚礼,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闻言,眼睛顿是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秀笑问道:“高侯这次到洛阳,除了要恢复高句丽的国号外,还应该别有所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和高解色朱对视一眼,前者向刘秀拱手说道:“陛下,这位是小女,高景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他转身向自己的女儿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景慧连忙向刘秀福身施礼,娇滴滴地说道:“妾见过陛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正色说道:“臣此次带小女景慧来到洛阳,是打算把小女留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这话,大臣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句丽公主留在宫中,不可能做宫女,那么只能做嫔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这是千里迢迢来送女儿的啊!动身之前,高景慧对于这次的洛阳之行是很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父王要把她嫁给大汉的皇帝,可大汉的皇帝到底长什么样,她根本不知道,是不是七老八十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刘秀这个人,她可以说毫不了解,完全没有概念,再加上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家乡,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心中更加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到了洛阳之后,她感觉这里比她的家乡好太多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繁华热闹的城邑,等她见到刘秀之后,整个少女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汉的皇帝和她想象中的模样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轻轻,看来也就三十左右岁,样貌生得极佳,龙眉虎目,肩宽背厚,身材高大,但又不会让人感觉魁梧雄壮,反而文质彬彬,十分的儒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高无恤高解色朱和刘秀说话的时候,小姑娘站在后面,偷偷观瞧了刘秀好几眼,把刘秀看了个仔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秀面带微笑,没有立刻做出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要把他的女儿许配给自己,刘秀是不太高兴的,对于高句丽人,他并不喜欢,对高景慧这个小姑娘,他也没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高无恤已经开了口,他无法回绝,一旦拒绝,就等于是当众驳了高无恤的面子,大汉和高句丽将会结下死结,接下来,双方必然要斗得你死我活,这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殿里静得鸦雀无声,高景慧忍不住抬起头,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刘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副人见犹怜的勾人模样,让大殿里的许多大臣都禁不住看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刘秀含笑说道:“高侯的美意,朕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景慧闻言大喜,她还真怕刘秀会拒绝父王的提亲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和高解色朱哈哈大笑,双双拱手说道:“陛下,以后大汉和高句丽就是一家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又是送厚礼,又是送公主的,诚意十足,刘秀也不能毫无表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头对张昆说道:“拟旨,即日起,下句丽恢复高句丽国号,下句丽侯恢复为高句丽王,赐高无恤王号,朱留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秀的这番话,让高无恤和高解色朱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高句丽和下句丽王和侯,只是称呼不同,名号不同,似乎对高句丽完全没有实质上的影响,可实际上,对于周边的国家而言,大汉的影响力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自己称呼自己为王,那没用,别的国家都不会承认这种自封,只有得到大汉皇帝的册封,这才是官方的,是正统的,是能被所有国家都认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和高解色朱双双跪地叩首,大声说道:“臣谢陛下隆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景慧后知后觉地也跟着跪地叩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秀一笑,摆手说道:“诸位请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站起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难掩脸色的喜色,向刘秀拱手说道:“陛下,臣还有一不情之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我国国土太小,望陛下能把乐浪玄菟二郡,赠予我高句丽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,高无恤一躬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高无恤此次洛阳之行的重点!刘秀嘴角上扬,慢悠悠道:“乐浪玄菟二郡,乃高祖开拓之疆土,世代为大汉所有,朕,又岂能将此二郡送于你高句丽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秀会拒绝,高无恤并不意外,他清了清喉咙,正色说道:“陛下,高句丽国土尚小,但族人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狭小之国土,养不下如此众多之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生存,族人只能向外扩张,臣阻拦不住,而这又势必会导致乐浪玄菟二郡的混乱,还望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说得十分客气,但话里话外的意思,却是冷冰冰的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大汉若是不把乐浪玄菟二郡给我高句丽,这两个郡,以后都别想消停,只会战祸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,也不完全是警告,高无恤在快要抵达洛阳的时候,有两千之多的高句丽兵侵入乐浪郡,大肆洗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秀乐呵呵地看着高无恤,说道:“幽州百姓,民风向来彪悍,若是有不轨之徒闯入幽州,那可是自找倒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话,他仰面而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大臣们都跟着纷纷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倒也不生气,话锋一转,又和刘秀客套起来,拉东扯西地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散朝之后,刘秀令人把高无恤高解色朱高景慧安顿在西苑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苑位于郭区,属洛阳的皇家园林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濯龙园平乐苑西苑上林苑广成苑等等,这些都是洛阳的皇家园林,供天子避暑娱乐消遣之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刘秀并不是个乐于玩乐的天子,这么多的园林,大多都处于闲置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西苑,高无恤让高景慧去休息,他和高解色朱聚在一起,商议乐浪玄菟二郡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眉头紧锁地说道:“王兄,臣弟看陛下的态度很坚决,想向陛下讨要到乐浪和玄菟,十有八九难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摆摆手,面带笑容地说道:“未必!刘秀现在态度坚决,那是因为乐浪郡的消息也没传到洛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高解色朱一脸的不解,高无恤说道:“按时间推算,我方的两千将士已经进入乐浪郡,现在应该把乐浪郡搅得天翻地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倒吸了口气,小声问道:“王兄,这个消息若是传到洛阳,我们……会不会有危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现在可是在人家都城里,而另一边,还出兵攻打幽州的乐浪郡,刘秀得知此事后,不会迁怒于他们吗?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笑呵呵地说道:“两国开战,尚且不斩来使,何况我是堂堂的高句丽王,前来觐见天子,刘秀敢杀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汉天子的颜面不要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说,刚才我在皇宫里说得很清楚了,我们高句丽国土太小,族人又太多,活不下去了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只能出兵进犯乐浪郡,既然刘秀不肯把乐浪郡送给我们,也怪不得我们的将士‘流窜’到乐浪郡作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暗叹口气,赞叹道:“原来王兄早就做好了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耸耸肩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刘秀不给乐浪玄菟二郡,以后这两郡都会不得安宁,我倒要看看,刘秀能把这两个郡抓着不放多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解色朱笑道:“如果真能把这两个郡要下来,王兄对高句丽的功绩,可远大于两代先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无恤是高句丽的第三代国王,他的父亲是琉璃明王高朱蒙,第一代高句丽国王是金蛙王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蛙王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玄幻,事实上也的确挺玄幻的,史书里找不到对金蛙王的明确记载,金蛙王的出处是来自于神话故事。

  http://2kizi.com/reader/40316/2942334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2kizi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
返回首页